高学历“过剩”吗

这些年舆论场上总有一种论调,说高学历“过剩”了、“贬值”了,凭着学历改变命运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按照他们的说法,现在高考录取率超过80%,考得不好也能上大学,能不贬值吗?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坐办公室的管理人员,而是掌握实践技能的高级技工。况且有几个工作需要解方程知定理外加用英语沟通?

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这些,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现实困境。但这能论证出,高学历“过剩”“贬值”吗?以笔者之见,未免有些以偏概全。其实,人们吐槽“贬值”,言下之意不过是,高学历未能对应高收入高地位。世间万象、个体复杂,某个人乃至某些人未能因学历提升而增加收入当然是存在的,但从整体的大数据看,当下社会岗位的含金量与学历高低依然是正相关的。再往深处探究,所谓高学历“过剩”,问题也不在于“高学历”。譬如某些大热的行业和岗位,人人趋之若鹜,自然会有优胜劣汰,有人“胜出”就有人“剩下”。本质上,此处之“剩”有“多余”之意,是个体的职业诉求与岗位需求的错配。

何以发生这类现象?一方面是源于某些大学的培养计划有“跟风”之嫌。眼见什么专业最赚钱,家长学生追捧什么,便不加论证、不考虑前景,支开场子开始招生。以至于某些专业炙手可热,人才同质化严重,而另一些专业则门庭冷落、无人问津。另一方面,社会舆论严重跑偏,经常推销所谓成功学。以职位论英雄,以财富论英雄,以名气论英雄,以“一炮打响”“一夜走红”“一步登天”论英雄,撩得那些涉世不深的年轻人,一个个像热锅上的蚂蚁,都想找个捷径平地飞升。兜兜转转、迷茫徘徊,最后反而浪费了大好青春。

言及至此,我们该明白,不是学历无用,而是要拒绝跟风,选择真正值得奋斗的路径。社会蓬勃发展,永远需要人才,尤其高端科学的研发人才和三次产业的高技能人才,不但没有过剩,而且非常紧缺。去追求这些行业和领域的高学历,符合市场规律,也能最大实现个体的价值追求。

这些年舆论场上总有一种论调,说高学历“过剩”了、“贬值”了,凭着学历改变命运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按照他们的说法,现在高考录取率超过80%,考得不好也能上大学,能不贬值吗?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坐办公室的管理人员,而是掌握实践技能的高级技工。况且有几个工作需要解方程知定理外加用英语沟通?

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这些,一定程度上折射出现实困境。但这能论证出,高学历“过剩”“贬值”吗?以笔者之见,未免有些以偏概全。其实,人们吐槽“贬值”,言下之意不过是,高学历未能对应高收入高地位。世间万象、个体复杂,某个人乃至某些人未能因学历提升而增加收入当然是存在的,但从整体的大数据看,当下社会岗位的含金量与学历高低依然是正相关的。再往深处探究,所谓高学历“过剩”,问题也不在于“高学历”。譬如某些大热的行业和岗位,人人趋之若鹜,自然会有优胜劣汰,有人“胜出”就有人“剩下”。本质上,此处之“剩”有“多余”之意,是个体的职业诉求与岗位需求的错配。

何以发生这类现象?一方面是源于某些大学的培养计划有“跟风”之嫌。眼见什么专业最赚钱,家长学生追捧什么,便不加论证、不考虑前景,支开场子开始招生。以至于某些专业炙手可热,人才同质化严重,而另一些专业则门庭冷落、无人问津。另一方面,社会舆论严重跑偏,经常推销所谓成功学。以职位论英雄,以财富论英雄,以名气论英雄,以“一炮打响”“一夜走红”“一步登天”论英雄,撩得那些涉世不深的年轻人,一个个像热锅上的蚂蚁,都想找个捷径平地飞升。兜兜转转、迷茫徘徊,最后反而浪费了大好青春。

言及至此,我们该明白,不是学历无用,而是要拒绝跟风,选择真正值得奋斗的路径。社会蓬勃发展,永远需要人才,尤其高端科学的研发人才和三次产业的高技能人才,不但没有过剩,而且非常紧缺。去追求这些行业和领域的高学历,符合市场规律,也能最大实现个体的价值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