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聚焦防沉迷:账号交易让防沉迷失效,谁之过?

防沉迷,一个中国游戏圈永远说不完的话题。8 月 30 日,国家新闻版署下发了《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其中明确要求,所有网络游戏企业仅可在周五、周六、周日和法定节假日每日 20 时至 21 时向未成年人提供 1 小时服务,其他时间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

访问:

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实名注册和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各级出版管理部门要加强对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有关措施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对未严格落实的网络游戏企业,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相对于 2019 年国家部门所发布的相关通知,此次防沉迷新规的严格程度再升一档。

8 月 29 日播出的央广经济之声《天天 315》 节目,聚焦“网络销售、出租游戏账号成为绕开防沉迷系统的新手段”问题,与此同时,在国内也有不少地方媒体发现了类似问题,并进行了相关报道。

当日的《天天 315》 节目邀请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 、GameLook CEO 洪涛、以及节目特邀评论员思远,共同探讨了这个问题。

那么,这些账号出售、出租平台是怎样让未成年绕开了防沉迷,又该如何去解决这些问题?

账号出租成新灰产,相关平台无孔不入

这个问题的其中一个核心,便是账号贩卖与出租。

实际上,这也算是一个“朝花夕拾”的问题,自中国网络游戏萌芽以来,就已经有玩家私下进行账号交易,不过由于那个年代互联网通讯并不发达,这种账号交易行为并不多。

但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加上玩家群体的逐渐扩张,这个问题也就愈发突出。

GameLook 观察下来,游戏账号出租以及售卖问题几乎已经是无孔不入,玩家在很多地方都能找到进行着相关业务的商家与平台。

在淘宝等电商平台上,就存在着大量公开售卖游戏账号出租业务的淘宝店,销量靠前的已经拥有超过 8000 余人付款,租售价格往往与游戏内道具息息相关,如 LOL 账号,英雄皮肤齐全的账号往往价格会更高,但总体而言,账号的租售价格普遍在每小时 1 ~ 15 元。

与此同时,这些所谓的游戏账号出租商家并不仅仅存在于电商平台中。如果常去网吧或者电竞酒店的玩家会发现,账号出租的问题在网吧电脑页面上,存在感尤其之高,只要点开市场中的热门网游客户端,在一旁几乎都会出现相关的小广告。

此外 ,GameLook 还注意到,如果在手机应用商店中搜索“租号”,能够找到大量的相关 App, 同样,在搜索引擎中搜索“账号出租”的关键词,前排所显示的几乎均为提供相关服务的平台,并且这些平台大多都进行了广告投放服务,能够承受得起广告投放的成本,可见这些灰产商家确实是有利可图。

与此前 “2.8 元鬼谷八荒”事件有些类似,游戏账号出售或出租,并非是所谓的人个行为,已经成为一种游离在法律法规边缘的灰色产品,玩家如若想要租赁账号几乎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同时,因为购买出租或出售账号所引发的纠纷、诈骗问题也层出不穷。根据腾讯卫士公布的数据显示 ,2019 年 4 月,共打击违规账号超过 18 万个,商品账号交易诈骗举报量最多,占 51%。

成功绕开防沉迷,法律法规亟待完善

从玩家的角度而言,大部分玩家花钱租游戏账号的目的不外乎,因为游戏中的某种限制比如段位差距等不能一同游玩;省去游戏前期的养成过程等等。

有需求就会有市场,这也能解释为什么账号出租拥有如此庞大的市场成为一种灰色产业,以及为什么在网吧中尤为常见,因为大多和网络游戏息息相关,但同时,账号出售与出租也成为了未成年人用来规避防沉迷的避风塘。

一般来说,这些存在于灰产平台上出售的账号分为好几种,一种为工作室注册,统一管理。而有的工作室则会为这些账号进行防沉迷注册,未成年人只需花费几十块钱便可购得账号,基本上就绕开了原本注册账号上的实名制限制。

此外,账号出租平台是一个第三方平台,除了工作室外,也存在着很多真实玩家的个人账号。知乎上一位名为“渣教授”的网友就分享了一些在平台上出租账号的细节,一旦将账号放置于平台售卖确实会有玩家进行购买,但买方与卖方之间需要保持沟通顺畅,并且账号还有着被封禁的危险。

总体而言,这些平台或店家所出售的账号基本都售价低廉,而不少未成年人也通过这样的方式绕开厂商们花费高额资金所设下的防沉迷系统,甚至随着游戏厂商防沉迷系统的升级,一些别有用心的工作室设置了专员用于和购买账号的用户沟通,以通过一些特殊的途径绕开最新的人脸识别系统。

在央广网的节目中,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互联网法治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在节目中表示:“保护未成年人的防沉迷很多时候是通过管制的方式实现,市场自然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这类现象。”

同时,刘晓春也表示:“如果灰产采用的是技术手段“破解”防沉迷,可能会存在法律上的问题,甚至涉及刑事责任,因为涉及破环信息系统的问题。”

经济之声观察员思远认为:“法律的空白在于,交易这些账户的均为个人,那么平台只需保证交易本身不违法,过程相对透明似乎很难从法律上来界定。”

GameLook CEO 洪涛则表示:“账号交易问题是互联网行业的普遍现象,并不只出现在游戏产业,游戏企业是非常反感账号交易的,让游戏企业和主管部门辛苦搭建的防沉迷系统失效,并带来了很多交易纠纷和欺诈问题、且造成了游戏环境的不公平。”

再者,账号出租低廉的价格让一些海外需要付费购买的产品门槛大大降低,相对而言,消费水平并不高的未成年人也能进行购买,而这类游戏由于并没有引进,所以也并没有设置防沉迷系统。

归根结底,如何识别游戏中的未成年人身份成为目前防沉迷的一大难题,而因为这类灰产的存在,加大了游戏公司的监管难度。

租号成防沉迷漏洞,如何解决?

“严格落实网络游戏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和登录要求,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实名注册和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这并非首次出现在未保工作的相应规定中。

实际上,游戏公司对于这类灰产的态度也一直很坚定,十分反感账号租售、交易等问题,因为与之串联的可能便是诈骗、外挂等一系列头疼问题。

前段时间,腾讯起诉淘手游胜诉,后者正是一个第三方游戏账号交易平台。再往前,腾讯还起诉过交易平台 DD373, 这起诉讼中的不少片段如游戏账号所有权被玩家称之为“圣经”而广受关注。

但需要明确指出的,账号不允许出租以及转售实际上早已写进了用户协议中,并且不仅仅是国内,很多国外游戏公司在用户协议中都明确的指出了禁止出租或交易账号 ,V 社的 Steam、 育碧的 Uplay 均是如此。

Steam 用户协议中就明确说明了未经 V 社允许禁止一切出售、租赁账号行为

正因如此,账号出售与交易属于违规行为本就已经是行业中的共识。

当然,回归到问题的核心防沉迷本身上,除了不法商家与不法平台需要收到监管,父母家长与游戏公司也需要参与其中,多方努力共同监督几乎已经是当下游戏防沉迷的共识。

经济之声观察员思远认为,游戏是人类的天性,家长需要了解到孩子的真实诉求,辅助孩子去找到能够带给他这个年龄段的快乐。

刘晓春也有着相似的观点,她认为家长也应该加强引导,在日常生活中陪伴孩子参加有益身心健康的娱乐活动,当他们有了更多选项后,才更有可能不再沉迷网络游戏。

而对于游戏公司而言,除了需要查缺补漏进一步优化升级防沉迷系统外,同样需要起到积极监督与检举的工作,遏止灰产的蔓延与发展。

毕竟,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只靠一方力量远远不够,作为典型的社会问题,同样需要全社会一同发力,通过探讨、解决问题。